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介绍 >

产品介绍

汤兰兰首次现身回应女记者:这是我的伤口怎么就成了诬告?

  今年2月,有一个名叫王乐的女记者发表了一篇名为《寻找汤兰兰:少女称遭亲友性侵,11人入狱多年其人“失联”》,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汤兰兰从6岁开始,被家人和邻居侵犯,之后报警,当地相关机构通过4年时间,梳理案情,最终将11人判案。

  而为了保护汤兰兰,当地为她改名,并为她重新落户,让她可以平静地生活下去,而汤兰兰也在这段平静的日子里,还考上了大学。

  该女记者运用春秋笔法,直接为犯人翻案,她给汤兰兰打薄码,故意露出她的名字、身份证,曝出她的地址,希望利用自己所在平台的影响力,让广大网友人肉搜索汤兰兰。

  结果,该记者高估了自己强词夺理的能力,就在她企图寻找汤兰兰的时候,网友反过来要找她,她自己却“消失”了。

  虽然很多人是出于同情,出于气愤,但是汤兰兰听在耳里,却是那么刺耳,那是不愿揭开的伤疤。

  7月27日,经过将近半年的调查,“汤兰兰案”原审被告人汤继海、万秀玲等人的申诉,被黑龙江高院驳回。

  汤兰兰说:我当时不愿和母亲回去,是因为回去就出不来了,就会每天继续遭受各种不堪的事情。

  汤兰兰说:一直在强迫自己忘记童年的这些经历,但直到现在依然记得所有性侵者的名字。

  对于父母等人的申诉,汤兰兰说:他们是我父母,如果他们没有做,我怎么可能冤枉他们?我冤枉他们,我有什么好处?这是我的伤口,怎么就成了我诬告他们?

  “感谢”王乐,将生活在阴影里的汤兰兰,曝光在太阳底下,她一直想忘记,却非要让她想起。

  汤兰兰最终还是被逼出来,她刚刚结痂的伤口,被你们活生生揭开,仍在滴血,王乐们,你们满意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