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企业文化

白洋淀农民开摘苇叶 起早贪黑顾不上吃饭(组图)

  划了大半个小时,在一片两三个篮球场大小的芦苇丛旁,孙大辉将船停靠在岸边。

  “这片还没人动。”进去前,孙大辉戴上口罩、手套,全身捂得严严实实,一直武装到眼睛,装扮像极了防毒战士。

  “这样做是为了安全。”孙大辉说,芦苇长的密集,在里面穿来穿去,很容易剐蹭,“一天还行,连着走几天,全身就没有什么好地方了。”

  只见她左胳膊一揽,将三四根芦苇拥在怀里,右手捏着叶子尖,“嗖”的一下揪起来,感觉像拔头发。

  “这得用‘寸’劲,就像拔头发。”何小军说,不能直接拽,那样会把芦苇秆皮带下来,影响芦苇生长。

  每隔一个小时,她们便返回船上,喝些自带的水。“得保持体力。”孙大辉说,每天回家后,胳膊都酸痛,“你想想,抬了一天都没放下过。”

  她们的午餐也是就地解决,自带了几块咸菜和馒头。这个季节,当地的村民一天基本是两顿饭,“没人吃午饭,没空。”

  分布在各角落的采摘者们划船汇聚到湖面,收购者每天停在固定的位置等待验货。

  一般情况下,收购者都得两个人合力用木棍把麻袋抬起来过秤,麻袋太沉了,因为不光是叶子的重量,抬起后,麻袋“哗啦啦”地往下滴水。

  “必须得带水。”收购者曹二娜说,芦苇叶一离开水,不到两个小时,就会变黄。

  当然,“注水”后的芦苇叶,增加了不少分量,“这是芦苇叶的潜规则。”曹二娜和孙大辉呵呵一乐,“必须的。”